大秦赋里的楚宫丑闻:春申君暗度陈仓,李园却不是最后的黄雀

发布日期:2024-02-23 07:52    点击次数:113

在电视剧《大秦赋》第39集中,李斯携阳泉君前往楚国奔丧,恰巧撞见春申君遭遇行刺,由此还勾出一桩宫廷丑闻:行将继位的楚太子悍非楚考烈王熊完之亲生,而是春申君的儿子。

史实而言,除了李芈二人没有出现在案发现场之外,事件梗概与《史记》所载基本相符,远胜于子虚乌有的嬴政乃吕不韦之子一事,只是电视里没交代楚王何以昏庸至此,春申君为何如此胆大,而那个黄雀在后的陵圆君李园又是什么来路。

话说楚考烈王并非什么昏庸之辈,而是东方六国最后一位雄主,秦人围攻邯郸时曾发兵救援(世人皆做毛遂功劳),后又攻灭鲁国,完成楚国最后一次开疆拓土,公元前241年担任最后一次伐秦联军的合纵长,在位期间虽摄于秦威,却不曾失却楚人气势。

▲春申君有“招致宾客,以相倾夺,辅国持权”之实,也是一位优秀的政治家

但这位人如其名(完)的楚王恰恰是一位不孕不育患者,楚国后宫的嫔妃自然不少,多年未见动静的现实早已说明了一切,楚王自然是大为着急:不同于我辈市井小民,古人对于后裔的执念暂且不说,人家里可真有王位需要传承的。

《史记》载“今君相楚二十馀年,而王无子,即百岁後将更立兄弟”,春申君为相于楚考烈王元年,想来熊完早已急得方寸大乱,偏方神医什么的都找了一大堆,却始终徒劳无功,倒是周围某些野心家起了蠢蠢欲动之心。

▲绿帽子王:男人往往最后一个知道实情。

这个人并非黄歇,而是门客赵人李园,他想将如花似玉的妹妹从给楚王,却又担心没有后裔而“恐久毋宠”,于是筹划了一出偷梁换柱之计。他蛊惑春申君先将妹妹的肚子搞大,然后送给楚王,如此一来未来的楚国势必落入二人之手。

话说熊完黄歇二人堪称战国末年最铁杆的君臣组合之一,可惜年老丧志的黄歇终究未能抗拒鸠占鹊巢的诱惑。随后赵女顺利诞下了太子悍,其亲爹,娘舅和老娘各得其所,隐隐构成了不逊于赵姬吕不韦的未来权利组合。

▲太子悍当时应该不过三五岁小孩

李园既入其女弟,立为王后,子为太子,恐春申君语泄而益骄,阴养死士,欲杀春申君以灭口,而国人颇有知之者。--《史记.春申君列传》

贪心不足的人是李园,他蓄养死士欲图谋不轨,楚国人都一清二楚,就是不知道事迹有无败露。可知的是楚王完全被蒙在鼓里,而曾经精明强干的春申君也成了大猪蹄子,哪怕手下明确告知“李园必先入据权而杀君以灭口”,他依旧没当回事。

▲棘门即以戟为门,古代宫门插戟,故亦为宫门的别称。

随后楚王驾崩,春申君亲往悼念并主持丧殡事宜之时被埋伏在棘门之内的武士杀害,头颅被直接扔了出来,随后李园派人以谋反罪屠灭其满门。堂堂楚国令尹、名满天下的战国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黄歇至此落得祸及全族,身败名裂的下场。

▲剧照:春申君被刺杀

笔者窃以为李园此举也是败笔,其手段甚至不如《大秦赋》里的当街暗杀。须知楚国除了庞大的宗室之外还有足令楚王挠头的屈景昭三家,李园身为外戚揽权即可,明杀不啻于掩耳盗铃之举,非要给反对者一个口实吗?他终究只是个阴谋家而非政治家。

“后有考烈王遗腹子犹立,是为哀王。考烈王弟楚王负刍之徒闻知幽王非考烈王子,疑哀王,乃袭杀哀王及太后,尽灭李园之家,而立负刍为王。”--《列女传.孽嬖》

《史记》懒得记载这等腌臜人物的去向,后来人却不依不饶地给他安排结局,李园兄妹的结局远远惨过赵姬,机关算尽却依旧不是最后的黄雀。

李园能够给精明的春申君留下“弱人也,仆又善之”的老实人印象,却不足以如吕不韦一般成为楚国的掌舵人。其阴谋确实成功,其甥熊悍顺利成为楚王,倘若多干数十年倒也能稳定王座,造成木已成舟之势。可惜仅仅在位十年便在弱冠之年早夭(前228年),且并无子嗣,按照惯例当由楚考烈王遗腹子熊犹(估计也是春申君的种)次年继位,被王叔负刍(《史记》载为)以血统存疑为理由斩杀并自立为王,兄弟俩个一个“幽”,一个“哀”,尽是恶谥。

而负刍也算不得最后的赢家,在秦人的灭国大军面前,楚国的灭亡已进入了倒计时状态,负刍也算是有为之主,从公元前226年到223年,他带领楚人坚持抵抗了三年有余,一度击败李信的二十万人马并斩杀都尉7人,依旧未能顶住老辣的王翦,立国八百余年的楚国自此轰然倒塌。

春申君李园吕不韦楚王楚国发布于:天津市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栏目分类



Powered by 实盘杠杆平台-在线股票杠杆-十大在线配资公司排名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4-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